网站首页 > 校员春色 > 【打开的双腿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2009-4-8 10:27 编辑

我结婚一年,我的我老婆是我工作之后才认识的,我们俩人谈了两年恋爱,情投意合,就结婚了。她身材苗条,两只乳房特别丰满。今年春天的一天,我下午下班回家后发现她一个人在家,正在看一封信。她发现我回来后,慌忙把信收了起来。我问她是谁来的信。她红着脸吱唔着,回答说是一个老朋友。我当然不信,因为我对她非常了解她是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子,一撒谎就脸红的。我没有逼问她,因为各人都有隐私权,我在认识她之前就谈过好几次恋爱。最让我心动的一个姑娘叫小怡,我们俩曾经非常相爱,但是因缘差错,她出国后俩人交流慢慢断了。我时常在梦里和她相爱,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和苏琴透露过一次,我也不了解她以前有什么经历。结婚第一夜,我非常高兴她还是处女,所以我想她以前可能也没有几次恋爱。那天夜里我发现她心神不定,以为我睡着了,离开卧室,在沙发上想了好长时间,长吁短叹,我透过门缝看到她眼里暗含泪水,心里一动,猜想可能和白天的来信有关。

  第二天,趁她出门办事,我找到那封信。一看之后,心里吃惊不小,原来她也有一段生死相许的感情经历,她和她的一个同班同学谈了五年的恋爱。看信里知道那人叫许阿牛,隐约从信里猜出个所以然。那个姓许的在大四那年去美国留学了,而且还在美国结了婚。最让我心惊的,是他的爱人叫蓝海怡,北京人。我以前的恋人可不是也叫蓝海怡吗?难道真的是她吗?再看之后,可叹造化弄人,小怡的父亲在美国开了一家精密光学器械公司,非常有钱。没错,正是她。信里他向我老婆倾诉他的婚姻非常不幸,小怡始终不能忘怀她的初恋,俩从始终同床异梦。下个月他要回国,一方面想见见她,以诉别后相思,同时在国内还有一些事务要办理。并求我老婆一定要给他一个机会,把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,然后就带着对她的绝爱永远地别去。我一方面震怒,一方面更惊叹人生的离奇际遇,心里不知该说什么。更想知道小怡现在的情况,知道她到现在还是没有忘记我,心中更是刻骨相思,怀念悠悠不断。我又把信放回原处,我老婆回来后我绝口不提那事,心里暗自盘算。信里留了他的EMAIL地址,让她想联系就给他发信。我在家里的电脑里装了一个黑客软件,以记录所有的键盘输入。一个星期后,我发现了我老婆用英文发的信,我很轻易地把信复原。

  让我担心和痛苦的事情终于发生了:我老婆在信里对他说,也很想见他一面,并说想和他相爱一夜!!和他“相爱”一夜!这种背叛,起先很让我愤怒万分,不过我的怒火慢慢地被一种莫名的兴奋所代替:想到我心爱老婆,在别的男人的身下娇吟放浪,让人玩弄,我竟然感到一种性冲动!那么纯情的我老婆,会和他怎么干呢?我越想越兴奋。我老婆的态度,也让我产生了一种报复心态,我一定要通过他和小怡联系上,也和小怡重续旧梦。真是他妈的变态!那一阵子我老婆没事就陷入沉思,但是对我还是很好。看的出来,她还是非常爱我的。我想着,一个月后,会发生什么呢?一个月后的某一天,家里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。那天我下班特别晚,回来后看到家里隐隐有些谈话声。推门一看,一位潇洒的青年正和我老婆正沙发上聊天。我第六感觉告诉我,这人正是许阿牛。他们俩努力保持着客气、礼貌的气氛,相坐的距离也很遥远,我心里暗笑,不知我老婆要怎么对我撒谎。没想到我老婆这次说话倒没脸红:“老公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我过去的老同学,姓许,好久没联系的……”“许阿牛?”我笑着,把手递过去。两人都是一愣,我老婆吃惊不小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我没说什么,只是责怪我老婆:你在电脑上给许先生发了一封信,还把它存了起来,办事也太粗心了。题目就是信的第一句话:“我亲爱的”,我还以为是给我看的,就看了。“我存了吗?”我老婆糊里糊涂的,满脸通红地想了一下,然后捂着脸跑到卧室哭了起来。许阿牛非常尴尬:“真是对不起,打乱了你们的生活,我告辞了。”

  “慢!”我挡住了他。我老婆很紧张地,含着泪跑出来:“老公,都是我的错,你让他走,要打你打我吧!”“怎么会打阿牛呢?他是你的朋友,也是我的朋友。要说错谁也没有错,错的是命运,我还要留他喝一杯呢!不许走啊,阿牛。”我老婆怀疑地看着我,我拉着满脸不安、奇怪的许阿牛,对他道:“今天你不能走,说句实话,你们俩相识在先,我老婆是我的,我非常爱她,但是我还是有些气度的,你们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。就是做了……我那么爱她,她的任何想法我都会满足的。”“大明,是我对不起你。我更爱你,你不会和我离婚吧?”“绝不会,那不就太便宜这小子啦!”“不,我们不能这样做,这样太对不起你了。”我非留许阿牛在家里喝酒。酒过三巡,我们三个聊得很开心,都有些醉意。我看我老婆和许阿牛慢慢地放松下来,就拉着我老婆和许阿牛的手联在一起:“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我知道人的初恋是最难忘的。这两天我退出,老婆你放心,我也很爱你,我只是现在退出两天,不会和你离婚的。”我老婆羞红着脸低着头瞟了许阿牛一眼,又心虚的看看我:“你这人,到底开什么玩笑?”她神情娇媚,酥胸起伏,体态诱人,许阿牛的表情都傻了。夜已经很深了,我一看表,都十二点了。就对许阿牛说:“许先生,你现在下榻何处?”许阿牛摇摇头:“我刚下飞机。”我对老婆说:“一会儿你把客房准备一下。”许阿牛坚决地说:“不,我不会住客房的。”我说:“好吧,那你就住我们俩的睡房吧,我睡客房。”我老婆娇嗔着捶了我一下:“别胡说了,再说我可就翻脸了。”我笑着说:“那我们三个都睡客房?”我老婆眉梢眼角都有些荡意:“你真不介意?”我心中怒火、醋意和兴奋揉在一起,不知什么滋味。不知什么神鬼差使,把我老婆一下推到许阿牛的身边:“你看我会介意吗?”我老婆喝了酒身体发热,正是初夏,她外套早就脱了,娇躯曲线起伏,玉臂外露,酥胸隐约可见,因为盘腿坐着,短裙刚过膝,苗条丰满的大腿惹人暇思。

  这么美的我老婆,就拱手送人?许阿牛向我拱手称谢:“大哥,我……这两天一定会好好待她的。”我老婆膀子向他一搡:“他答应我还没答应呢!”两人居然当着我的面开始挑情了!我心里不知什么滋味,面上仍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俩。他的手轻轻地搭在我老婆的肩上。我老婆看着我的反应,我却向许阿牛一努嘴:“动作别那么僵硬嘛,一点也没有情人的感觉。这样吧,你们现在就是夫妻俩,我当外人,好不好?弟妹?”我这样称呼我的娇妻。我老婆红着脸:“你们俩都欺服我。”阿牛的手开始搂着我老婆,我老婆也开始向他靠去。几番挑情之后,我老婆身子已经软了,阿牛轻轻抱着她。我老婆眼含春色地看我一眼:“家里……还有套吗?……我这一阵正是……危险期。”我又说了一句话,让我老婆彻底解除了紧张:“老婆,今天家里已经没保险套了,你就放开了给他吧。”“那不让他占够了便宜!”我老婆娇媚地倒在他的怀里,上衣已经被他解开,乳罩边丰挺雪嫩的乳房若隐若现,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。我一阵怒火,差点想揍他一顿。慢慢地平息后,我对他们俩道:“你们该休息了,回房吧。”阿牛抱着我老婆近乎赤裸的身体,向睡房走去,走向我和我的爱妻的大床!而我的爱妻,只是娇喘着。我再一看,气得几乎两眼冒火:原来我老婆的下裙已经有些乱了,敢情刚才……!不过转念一想:今天晚上我老婆的身体要任他玩弄,这点还只是小意思呢!还有,我老婆今天是危险期,家里又没有套了,希望我老婆不要给他射进去!他把我老婆放上床后,回来关门时对我说了一句:“你放心,今天我会好好对她的,一定让她享受到她一直没享受过的感觉!”我暂时没动,一会儿就听到屋里老婆的呻吟叫床声了!我有些不放心,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,就听到里面的浪叫声越来越大:“好哥哥,你……坏死了……不能……这样……好舒服……慢点……哦……你怎么插得那么深……我快死了……”“你这样在人家家里玩人家的老婆……你怎么这么行呢!啊……再深点……深点……”“比起你老公怎么样?”“比他……比他……”我关心起来,侧耳倾听,听不见我老婆说什么,只听到阿牛得意地笑了。[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-07-23 23:05重新编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