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校员春色 > 【山乡奇闻之大宝与小芹的婚礼】【作者: pym
山乡奇闻之一快速通道:【山乡奇闻之翁媳乱】

  山乡奇闻之二快速通道:【山乡奇闻——大宝与外母】

  (一)迎亲路上

  小芹终于回到了家。除了比平常少了许多的言语和偶尔的发呆外,没有人发现她有什么不妥,就算感觉到了,也以为这是婚前综合症而已。家里人正忙忙碌碌的操办着嫁妆,还要招呼来来往往的客人,真是忙的不可开交,谁还会特意留神着她呢。

  终于到了晚上。小芹早早就去洗澡了,她一遍遍地擦洗着身子,但仍然觉得不乾净,特别是给未来公公鸡巴插过的地方,怎么洗她都觉得格外的 脏,就这样洗来洗去,她的眼泪不禁花花的流下来。

  「大宝,我对不起你,没能替你守住清白的身子」,「我以后,又怎能面对你呢,又怎样地活下去呢?……呜呜……」小芹哭得伤心极了,梨花带雨,抽泣到差点透不过气来。她就这样哭着,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「小芹,你怎么洗那么久啊,你的姐妹过来看你了,快点哦。」福嫂大声的吆喝着。

  「唉,不能死啊,家里就盼着这门婚事,大宝在省城干活,赚钱多点,老妈就希望他可以照顾着咱家,弟妹都要念书,而妹子成绩好,兴许可以考上大学呢,那是咱村多大的荣耀啊。」小芹想到这点,无可奈何的咽下了轻身的念头,随便的梳理一下,进屋招呼姐妹们了。

  ……

  结婚的日子终于到了!

  一大早,宾客们就陆陆续续的去小芹家贺喜了,今天是福生头一次嫁女,晚上还要在园子里摆上十围酒席,招待亲戚和村中熟人好友。

  小芹一夜没睡,总是一入睡就被恶梦惊醒,那天公公对她施暴的情景仍然挥之不去。下身的痛楚已减轻不少,可想起未婚失身,仍旧觉得锥心之痛。幸亏姐妹们早就过来帮忙打点,替小芹梳妆打扮。略施粉黛后,小芹穿上了一身粉红的旗袍,顿时显得娇艳无比,有如一朵青脆欲滴的鲜花。小姐妹都惊呼着:好美丽的新娘子啊。

  小芹的妹妹小英今天特意从县城高中请假回来,替姐姐伴嫁。两姐妹感情很深,早就商量由妹妹来替姐姐送嫁了。

  「叭叭……」

  村口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,是大宝来迎亲的车队到了:一辆出租车和一辆盛载礼物的客货车,每辆车的车头都贴着个醒目的喜字。车子一到村就热闹咯,小孩子欢声连天的追着车跑,大人们忙于放鞭炮欢迎,一遍的喜气洋洋。

  大宝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,一到小芹家门口就钻出轿车,手里还捧着一大扎玫瑰花,这些都是省城里结婚时兴的做法。红花绿叶,特显大宝英俊不凡。村里人见了都夸:真正是天生一对啊!大宝自从由童子鸡变成男人后,他就不知不觉的有了男人的成熟风度。他与一帮兄弟接着就跨进屋「抢」新娘了。

  出租车司机四十来岁,胖胖的,叼着烟,就在门外候着。

  经过一番的讨价还价,大宝扔下三百元红包,就跨进了一天前他偷奸外母的房间里接小芹。小芹正顶着大红纱坐在床边等他,一副娇羞的小媳妇模样,美的不可方物。大宝看得直发呆:真是天赐的优物,谢谢老天爷啊!

  闲聊了一会,一帮人就准备回天龙村了。大宝知道小芹坐不了车,会吐,特意买了防晕车的药,让小芹吃了再出发。终于,一切都搞定了,大伙又放了一通的鞭炮,送他们出村。

  两辆车就慢慢地开在了返天龙村的路上。出租车前面坐的是司机跟媒人婆,后面是大宝跟小芹姐妹。胖子一路都叼着烟,慢悠悠的跟着客货车走。

  小芹一夜没睡,吃了防晕车药后,上了车不久就靠着大宝肩膀睡着了。车子行驶到了个小山坡,再拐个弯就可以看见天龙村了。这里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玉米地,景色宜人。

  「嘎……」

  汽车突然急刹,原来前面的客货车停住了。拐弯处的路中间等了十来个人,大宝一下就明白是啥意思了。

  原来他们村有个习俗,就是迎亲回来的路上,得找一帮亲友去闹一闹,据说可以驱邪迎福。车一停,那帮人马上围上来,敲着车窗要大宝下车。大宝知道抗着他们准没好果子吃,很顺从的就下了车,心想,唉,说不定要我走路回村了。

  大宝一下车,那帮人马上就架住他。

  「大宝,谁是你的靓靓老婆啊,叫她下来让弟兄们瞧瞧。」「是啊是啊,要是不漂亮,叫她回老家算了,不用过门咯。」「各位弟兄,来来,抽烟,」大宝早有准备的散着烟,「看,我老婆晕车,脸都白了,很不舒服呢,各位就免了吧,有事,就冲我来好了。」大宝打着哈哈。

  「哦?这个嘛,咦?旁边那个漂亮妹妹是谁啊?」 头说话的是大宝的三叔。

  「是我老婆的妹子,过来送嫁的。」

  「哦,上场不离亲姐妹,那由她来代替吧。」刚说完,三叔就开了车门扯了小英出来。「弟兄们来,到前面玩去。」小英还小,有点不安的跟着姐夫走。

  一夥人走到了客货车前面的空地上。

  「先上个节目吧,叫媳妇过门。」

  三叔招呼着,两个人马上排在一列,两支手矮矮地连着,意思是叫大宝背着小英过门。小英今天还特意挑了件翠绿的花短裙子,心想,后面的不就什么都看见了吗?正在犹豫中,一帮人马上大声地起哄:「快!是不是不想回去了?」原来天龙村娶媳妇过门是很讲究时辰的,定好了时间就得按时,要不然是很不吉利的。小英才无可奈何的骑上了大宝的背。

  大宝立即觉得一个轻盈的软玉贴在身上,背上还有两团柔软的嫩肉压着,真是好舒服啊。大宝用手托了托小姨子的臀部,朝「门」走去。快走到时,门却突然间减低了高度,大宝没办法,只好尽量地把身子朝前倾,弯下腰,小心的一步一步过去。

  这下子,在后面看的人就有福气了,小英那条洁白的内裤就刺眼的露了出来,又嫩又细的腿,还有两腿间鼓起的小包,后面看的小青年差点流出 血来。

  好不容易,大宝终于背了小英过去。

  「第二个节目是夫妻同心。」三叔继续发号施令。就是用细线把一颗葡萄系着,而夫妻两人各站半米外,把身体伸过来,一 用嘴巴咬着吃,这是最容易的了。大宝心想,三叔总归是自己人,明帮着自己过关呢。

  一开始,两个人的嘴巴就往葡萄上凑过去,小英的脸红红的,她知道刚才自己春光外泄了,而现在,一个不留神,就会跟姐夫亲嘴呢。嘿,她不知道,她现在这一弯腰,胸前的「峰光」才更好看呢,不愧是小芹的妹子,十九岁就发育的狻好了,虽然就看见一半,可是口水都流一地了。

  待大宝正想咬住葡萄,那条线却摇动起来,一个不留神大宝的嘴就狠狠的亲了小英一口,更坏的事还在后头,小英不留神往前冲,那颗葡萄就穿过她连衣裙的衣 正好落在胸前,小英的脸马上红的个熟透的苹果一样。

  围观的人不禁暴笑起来,这下子有看头了。原来吃葡萄不论怎样都只能用口的!两个小青年马上上前顶住小英,不让她后退,拉线的人用手一摆一扯,葡萄就滚落在小英的左乳前。

  「快点啊!时间不多的,你爸叫你怎样都得按时回去。」三叔在宣读圣旨呢。大宝没办法,只好把嘴巴凑到小英胸前,希望可以把葡萄顶上来,可是葡萄又圆又滑,加上小英一急,出了很多汗,就更不容易了。

  「用舌头。」不知是谁喊了一下。

  看来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。大宝就用舌头慢慢的一点点的把葡萄往上推,滚下来,又重新来过。这样子,就好像大宝的舌头在小英的乳房上打圈一样,还是处女的小英哪经得起这种刺激,不禁娇喘起来。

  汗水加上大宝的口水,没穿胸围的小英的胸前就慢慢的显露住一颗红红的蓓蕾来,看的人就爽咯,拚命的擦口水,都不知道有没有流 血。拿线的人看得最清楚,也不知道是看得手软还是故意的,手一松,葡萄就直直的跌下去,到了大腿根部才扯住。

  「爽啊!哈哈!」周围的人笑得打跌,好事者更拚命的放鞭炮营造气氛。

  小英真的想哭了,那可是她十九年来严防死守的处女禁地啊,要是大宝用嘴巴舔过来,那怎么办呢?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可以让她马上钻进去。大宝蹲在小英跟前,犹豫好久,「这么搞总不是办法,这样的吃法,岂不是把老婆的妹子全身都舔遍了。」突然间,大宝趁大家都在笑,不留意,一下子就把头钻到小英的裙子里面,小英吓了一跳,又羞又急,正想往后退,可后面早有人守着,真是动弹不得。

  「姐夫……宝哥……出来啦……」小英低声说。

  一个男的在女的里面,还叫着「快出来啦」,这一来,迎亲的人更是笑得打跌。大宝满头是汗,终于在小姨子白色内裤的小山丘上找到了那颗葡萄。由于空间狭小,大宝就想用舌头把葡萄勾进嘴里,一次两次的总差一点,可这样一来,他的下巴就在小英的阴唇顶来顶去,这种晰麻的感觉使小英差点就撑不住蹲在地上,「姐夫……不要了……快点……出来……啊……」真是,要不是在现场观看,还以为一场人肉大战呢。终于,大宝在一口把葡萄给咬住了。等他从小英的胯下钻出来的时候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全躺在地上,差不多笑断气了。

  ……

  这边在戏弄小英,那边的小芹却不知道。由于整晚没睡,又吃了药,她一上车就熟睡过去,连大宝他们下车都一点不知(可要是她醒了,主角就是她了)。

  胖子吸着烟在等。等待也确实无聊,他百无聊赖地看着,突然小芹翻了个身,说了句什么又睡过去。真是吓了胖子一跳。他透过反光镜看了看,心突然间猛烈地跳起来。原来,小芹这一动,整个大腿都露出来了。腿长得又长又细,皮肤又白又嫩的,还有两腿间看不见的神秘处,人本来就美,化了妆更显娇艳可人。

  胖子伸头到窗外听听动静,见喧闹声都还很远的,所有人都去看热闹了,这里反而静悄悄,中午时分的大太阳,没个事谁愿意出门呢。胖子装模作样的下了车,伸了个懒腰,其实他心都快跳出来了。看见没什么动静,马上开了后座车门钻了进去。

  他拍了拍新娘,可是小芹依旧熟睡。胖子胆子大起来,朝小芹高挺的胸部抓了把,「喔,真是好软,奶奶的,什么时候也轮到我娶个这么好的老婆?哼!你娶媳妇,我来替你洞房,我看一辈子能上这么爽的新娘的人没几个,哈哈。」胖子恋恋不舍的抓了几把乳房,时间不多,他怕随时有人回来,连忙解开小芹腰边的扣子,接着把新娘翻过来,正对着自己。

  「哗,红色的内裤,真淫荡,阴毛都跑出来了。」胖子小心翼翼的把新娘的内裤一点点地脱下来,还是脱了一支脚就算了,接着就弯起新娘的腿,细细的欣赏起来。可怜的小芹还在睡梦中,一点都不知道目前的危险,而她的小穴又一次的暴露在陌生人的眼前。

  「好美的鸡迈啊,看她阴唇紧闭一线,说不定是处女呢!那可赚大了,这活没钱都干啊。」胖子把皮带一松、裤子往下一扯,就露出了他暴涨的鸡巴,不长,可是很粗。胖子往鸡巴上吐了口口水,就提枪在新娘的阴唇上擦拭起来,就着就慢慢地顶开阴门,一点点往里塞,直到尽根而入。阴道像是防止外敌入侵一样,紧紧的咬住了他的鸡巴。

  「噢,舒服……哦……」胖子正享受着,「美人的穴果然格外不同,街上叫的鸡根本没得比,哈哈,我做了新郎了,呵呵。」阴道还很乾,他试着抽插了一下。

  小芹「啊」的叫一声,她又梦到公公进入了她的身体,不顾她的哀求,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着她,两个乳房都给死命的捏住。

  「轻点……痛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小芹在梦中叫喊着。

  「啊……慢点……」小芹给胖子插了十来下,下身痒痒的,「我怎么会有感觉?我在给公公奸淫着啊,我是不是很淫荡?」小芹不断的在梦中重复着想,而她的下身却不自觉的流出了许多的液体,沾得胖子跟她的阴毛都胡胡的。

  「这新娘真是个淫妇。」胖子骂道。由于有了小芹的淫水滋润,胖子就好插多了,他一边抽插着,一边还又搓又捏小芹的大奶,可由于怕有人过来不好收拾,他始终不敢把小芹的衣服给脱了。

  胖子抽插了百来下,觉得空间不够,很难舒展自在的插穴,就把新娘给抱起来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抱着自己的头,这样就形成男下女上的「坐爱」姿态。

  「不要……哦,太深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舒服哦……」小芹在梦中竟然给奸得高潮连连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快点……我要飞了……啊……要死了……」胖子受到鼓励,更加卖力的摇动着。小芹终于给「颠醒」过来,居然见自己抱着胖子的头,而下身还含着他的鸡巴,顿时吓的锩飞魄散。

  「哦……你在干什么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拔出来……」小芹推着胖子,胖子才不管了,按着小芹的腰继续猛插。

  「你刚才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哦,你说很舒服,还叫我插深点呢。」胖子说完还故意的往上用力顶了顶。

  「啊……求你了大哥……我是新娘子啊…会有人看见的……停……啊……」「他们去玩新娘了——你妹代你的,咱们还有时间。」胖子托着小芹的臀部,迎着自己的鸡巴一上一下的插着,一边把头埋在小芹的乳里,隔着衣服猛吸乳头。这一下,小芹马上就陷入快感中,阴阜不由自主的朝胖子的鸡巴迎去。

  胖子见新娘居然配合着自己,开心死了,更加卖力的挺动着鸡巴。

  「 ……叭……」前面响起了鞭炮声,节目应该是结束了。胖子加快速度,狠命冲刺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插死你这个小骚货……」

  终于,一阵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,胖子用力一插,鸡巴顶住小芹的子宫,精液就像山洪暴发一样剧烈的射出来。

  小芹给这热流一激,马上也达到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。

  「噢……你的鸡巴涨死人了……啊……把我的小妹妹给顶穿了啊……」「啊……升天了……好爽……噢……不要射进去啊……」「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胖子才不管那么多,存积多时的精液一股股地往小芹的阴道里灌。待胖子射完,小芹已经晕过去了。胖子脱下小芹的红底裤,擦拭乾净鸡巴,就把小芹的底裤塞在兜里,「做了回新郎,留个纪念。」接着他就整理好新娘的衣服,自己趴在方向盘上装睡。

  「司机,可以走了。」原来大宝和小英已经回到车上,「哦」,胖子「醒」过来,擦擦眼睛,就打发动汽车,朝天龙村赶去。

  (二)

  车子继续前行。小芹蜷缩在大宝怀里,希望那里是保护自己的天空。大宝和小英给折腾的很累,很快就打起磕睡来。小芹也不用装睡了,呆望窗外漂移的景象。

  「我的命为什么那样的苦?我一心要留守清白之躯给未来的丈夫,却为何偏要在我新婚前夺走,老天爷,我做错了什么?」「该死的公公、该死的胖子,为什么你们要欺负我这个弱小的女子呢?为何就不是别人,要是万一有了,我怎面对大宝啊……」小芹真的很想哭,平静了一夜的心再度翻腾起来。她搂紧着大宝,生怕他会从自己的怀里溜走,大宝就是她的唯一的希望了,「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他、听从他一切的吩咐,我还会做许多好吃的饭菜,使他每天都惦记着家,我要天天跟大宝在一起,生许多可爱的小孩子来。」想到这,小芹情不自禁的轻轻地在大宝唇上亲了一口。

  一行人终于回到天龙村竹林的家里(在屋旁另起了一间新房,给大宝结婚用的)。满屋的亲戚早就在屋里候着,等着拜堂的丁式。

  由于路上玩新娘久了,时间很紧,小芹连进房间找条内裤穿上的机会都没有,匆忙间也只好真空上阵,举行拜堂丁式。

  先由竹林 着大宝和小芹焚香祭祖。

  只见竹林念念有词:「祖先有灵,今儿子大婚,特敬告各位列祖列宗,希望能赐福,保佑我家香火不断,后继有人。」说完,就跪下,叩了三个头。

  「大宝,你们也跪下拜祖先。」竹林说。

  「哦,」大宝 着小芹一起跪下,「祖先在上,孙儿在下,保佑我两夫妻白头到老,希望小芹能早日有喜,生个带把的。」大宝许愿说,小芹由于没穿内裤,怕跪太久会走漏春光,就随随便便说了句「祖先保佑我和大宝永远恩爱,永不分离」就站起来。要是祖先真的有灵,知道新媳妇真空上阵拜神,不知作何想呢。

  接着就一对新人斟茶给长辈。什么太公、三姑六婆等等依次敬过,每斟一杯茶,小芹都会收到一封红包或金饰的礼物,没多久,小英替姐提的小包一下子就鼓起来了。这样,小芹一直苦涩的心才开怀一点。

  敬完茶,主人家就得马上赶去酒楼了。竹林在村里包了最好的酒楼,开三十桌招待亲友。几百号人早就挤在一起,欢声笑语,热闹极了。相熟的早早占好位置,在打茶聊天,一边等着宴席开始。

  大宝和小芹、竹林和长辈坐一桌。竹林朝 班挥手示意,宴会就开始了。在一遍鼓乐声中,跑堂端着菜鱼贯而出,很有秩序的一桌桌上菜,大伙们夹菜喝酒行酒令,吵翻了天。

  大宝和小芹倒没有工夫吃东西,刚一坐下就给三叔扯住,要去敬酒了。大宝心想今晚还要洞房花烛呢,就偷偷的往老白干酒里掺了雪碧,「颜色一样,又有酒味,怎么喝都不醉,哈哈。」大宝暗笑,偷偷的看了小芹一眼,只见她清纯秀丽,给灯光一照,真是娇艳欲滴。

  「这个老婆太漂亮了,上天真是眷顾我呀,今晚得好好的……」大宝心里好象擦了蜜糖一样甜,精神抖擞的 着一帮兄弟去一围围的敬酒了。

  终于顺顺利利地敬完酒,没出多大的乱子,幸亏大宝喝的是加料的酒,才没有被兄弟灌醉,依旧的神采奕奕,而小芹毕竟平常滴酒不沾,才小喝了几杯就有点头重脚轻起来,一张脸红的象玫瑰样的,看得刚才 大队敬酒的三叔直咽口水。

  「这个大宝,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,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,我可以尝口鲜的就爽了。」三叔嘀咕着。

  夫妻俩回到主席,终于可以坐下来吃点东西了。竹林很热心的替媳妇夹菜,「小芹,你累了啊……今天刚过门,晚上好好歇着,大宝,你得照顾好媳妇,啊。」「知道了,爸。」大宝应道。

  「谢谢公公……哦,妹子,来多吃点,这个好咧。」小芹边应付着公公,边把他夹的菜都给了坐一旁的妹妹。小英赶了一天的路,直犯困,只希望能快点结束宴会可以早点睡觉。

  喝了酒,小芹有些内急,就拿起包纸巾上去洗手间。谁知道女厕这边早挤满了人。农村的酒家的厕所一般设的位置很少,很多人急上来都会跑出去,随便找个地方就解决了。

  小芹等了一下,见人还是很多,自己又急得很,没办法,就走出门外找地方解决。酒楼旁边是片桔子林,正是要找的好地方。桔林子结满了果,青黄的,压得枝头低低的。小芹走进桔林,挑了个位置,就解开腰间的扣子蹲下去。

  「咦,媳妇,你也在这里尿啊。」

  忽然间从小芹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小芹猛吓一跳,连忙站起来,刚尿出一半的的小便硬生生给憋了回去。

  小芹边拉下旗袍,还没得及回头看看是谁,只见一个黑影已经扑过来,一手抱住小芹的腰,一手按住她拉扣子的手,一下子就把小芹扛在肩上,朝林中的半人高的草堆走去。小芹吓得都不会喊了,只顾着拚命的挣扎,她用手用力的捶着男人的背,希望他可以放手,可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  到了草丛,男人把小芹往里一丢,甩得小芹晕的天旋地转,只模糊的看见男人的轮廓,「啊,你不是三叔?干嘛这样对我,我是你侄媳妇呀。」「呵呵,我盯着你好久了,谁叫你跑来这个地方尿,给我这么好的机会,大宝难得娶了个漂亮老婆,我肯定要替他验验你里面的东西是不是都好的,来,让你叔疼疼你。」说完,三叔的嘴巴就往小芹的脸上凑过去。

  「不要,三叔你停手,再这样我喊的了。」小芹边躲闪着三叔那长满黑呼呼胡子的脸,边小声的哀求着。

  「喊?好呀,你喊,叫大家都来看热闹,一个新媳妇,不好好在里面待着,会跟三叔跑来这?不是成心勾引我嘛,那时候,看谁丢脸,看大宝还要不要你。」三叔说的理直气壮。

  「这……」小芹呆了呆,停止了反抗。三叔一见,趁机扒下的小芹的衣服,只剩下乳罩,下体却光脱脱的什么都没穿,露出了一丛黑黑的阴毛,这情形连三叔都觉得惊讶,「哗,你连底裤都不穿,这么的淫荡,还装什么淑女。」小芹真是有苦难言,只好把头转到一边,默默的饮泣着,三叔把混身发软的小芹抱在怀里,动手解她的胸罩。刚一解开,一双娇挺的椒乳就裸露在三叔眼前,「哗,真的好美阿,又挺又饱满,大宝真幸福哦。」三叔边夸边用手捏着乳房,「真的好有弹性……啧啧……皮肤又滑又嫩……」三叔就好像捡到宝一样,在乳房上又搓又捏,同时弯下腰,用嘴巴又舔又吸着小芹的乳头,刺激的小芹摇来摇去,想逃离三叔的嘴巴。

  三叔一支手抱稳了小芹,一支手慢慢地就朝小芹的隆起的阴阜摸过去,他先用手拨弄着柔软的阴毛,接着手指头一点一点的移到那条细缝上,轻轻的搓起来。小芹象受到电击一样身子抖了下,意识清醒了一点,她一手拨开了三叔的手,护着下身,「三叔,这里不能碰啊,我们是亲戚,这样子是乱伦的,况且,我那里是要留给大宝的。」「不行啊,你看我的小弟弟都翘成这样子,不泄火,会憋坏的。」三叔说完就动手把裤子一脱,他那又粗又长的鸡巴就迫不及待地弹出来,龟头通红大的象要咬人的蛇头。

  小芹羞得把头扭一边去,三叔把龟头挺立在她的面前,「你看看,它都硬得象石头了。」「要不,你用嘴帮它泄出来,怎么样?要不然,我就得用你下面的小嘴咯。」说完,三叔就挺着鸡巴朝小芹的嘴巴伸过去。

  小芹迟疑一下,下意识的往后躲。

  「什么?你再动,我就来真的。」三叔恐吓着,继续的伸过去,这次,小芹终于没有闪开。三叔大喜,马上把腰一挺,把鸡巴塞进了小芹的嘴里。小芹的樱桃小嘴第一次塞进这么庞大的东西,双颔马上鼓起来,「轻点,不要咬,用舌尖舔中间的裂口。」三叔教导着,「噢,好爽…对,就是那里……啊……」「噢,痛,轻点……对……舒服……」小芹似懂非懂地含着这个臭熏熏的东西,她只希望三叔可以快点搞定,好结束这场折磨。三叔抱着小芹的头,不断地感受小芹舌头在龟头上滑动带来的层层快感,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娇艳无比的侄媳妇的嘴里搅动着,爽快的哼出声来。吃腻了家的黄脸婆,这顿野味真是新鲜哦。

  三叔忘情地挺动着鸡巴,在小芹小嘴里抽插着,好几次都顶到了小芹的咽喉,呛的小芹直想作呕,嘴巴就紧紧的吸吮着鸡巴,希望阻止它的前进。这种压迫的感觉使三叔的快感更加强烈,「先泄一次吧,反正等一下还可以干下面的小嘴……先爽一次再说。」三叔想到这里,就更猛烈的摇动着鸡巴,直插得小芹眼泪都出来。突然小芹觉得嘴里的东西涨了起来,她知道三叔要射了,赶快想把鸡巴吐出来,谁知道给三叔紧紧的抱住了头,接着把鸡巴往前一顶,马眼一松,就在小芹嘴里射出了一股股又浓又腥的精液。

  「喔……正点啊……舒服。」三叔长长的透了口气,「不许吐出来,都给我咽下去,呵呵,很有营养的。」三叔搂着小芹在草丛中喘着气,一边用手在小芹的乳房上划圈。看着怀里满脸通红的侄媳妇,越发觉得美艳动人。他的手摸着摸着,就开始向小芹的下身滑落去,在小芹阴唇上揉着掐着。

  小芹怕起来,「三叔,你答应过的,我已经帮你泄了,放过我吧,大宝会等急的。」「噢,三叔,不要抠那,痛…啊……」小芹身子扭动起来,「三叔,停手,你不能这样子对我啊……啊……」「没办法,你看我的鸡巴又涨起来了。」三叔拉着小芹的手去摸他硬起来的鸡巴。

  「不要,你骗我,你不是人。」小芹吓得马上缩手。

  三叔翻身把小芹压住,拿着长枪在小芹的阴唇上慢慢的擦拭,接着就慢慢地顶开两片小肉,挤进了小芹的阴道里。小芹的淫水不多,里面还很紧,好不容易才塞进了个龟头。小芹的阴道壁紧压着龟头,好像防止「外敌再推进」。

  「哦……啊……三叔……求你快停下……这是乱伦啊……嗯……你不能插进去啊……」小芹用手死死的顶住三叔,大腿夹紧,想不让他的鸡巴继续刺进去,三叔对这种情况到是蛮有经验,他先把龟头拔出点,接着又刺进去,来回的在小芹的阴道口磨擦起来,这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使小芹的意识模糊起来,大腿不自觉地慢慢张开,没有再夹紧,看来小芹的城池将会再度失陷,「媳妇,跟你的处女说再见吧……」三叔一看机不可失,马上就准备长驱直进。

  「小芹,你在哪啊?」远处突然传来大宝的声音。而且声音越来越近,大宝正朝这边走过来了!

  「糟了……」三叔赶紧拔出鸡巴,捡起自己的衣裤,都顾不上穿了,一溜烟的就朝另外一个方向跑了。

  小芹回过神来,知道丈夫快找到这了,慌慌张张的爬起来穿上衣服,再理了理散乱的头发,把还残留在嘴边的精液擦乾净,「哎,大宝,我在这呐。」她朝大宝的方向走过去。

  终于看见了大宝,小芹马上扑在大宝怀里「嘤嘤」地哭起来,「大宝,幸亏你来了,我好害怕啊,刚才喝了点酒,人有点迷糊,就迷路了……呜呜……」小芹说得半真半假的。

  「没事就好,快回去了,得送宾客走了。」大宝拉着小芹就走。

  其实大宝神情有点不自然,不过小芹没有发现,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话,都各怀心事的。

  原来,大宝喝到半途,也想尿了,习惯的就走进桔林。待他长长的撒完泡尿,却觉得口渴,就往林中走,想挑些熟的来吃。突然眼一花,他觉得旁边有处草丛好像有人影在动。大宝笑了笑,肯定是村里某对男女借婚宴来这偷情了。

  「是哪对呢?」

  大宝有点好奇,他静静的走过去,在草丛中轻轻的拨开一条缝,女的已经被脱的光光的,又大又圆的娇乳,下身紧闭着,只看到黑黑的阴毛,就可惜看不见样子。

  「咦,那不是三叔吗?」大宝嘀咕着,「女的会是谁呢?身材真的很正点,三叔啥时候搞了个这么漂亮的姑娘。」大宝咽着口水,见三叔猛抓那个少女的乳房,手指又往人家的两腿间抠,看得鸡巴都翘起来了。大宝有点兴奋,情不自禁的把裤档里硬邦邦的鸡巴掏出来,盯着姑娘白花花的身子套弄起来。

  只见三叔把裤子脱了,露出了他的黑长的鸡巴,就往姑娘的嘴里凑。谁知那姑娘却不肯,头就往大宝这个方向一躲。

  「小……小芹?!!!」大宝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,「怎么会这样子?」大宝一瞬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,「冲出去?可是三叔一向都很照顾自己的,这一出去,亲戚家的良好关系就会破坏掉了,到底该怎么办啊?!」大宝还在犹豫之中,那边三叔已经扶着小芹的头把鸡巴插进了小芹的嘴里。

  「这样冲出去,叫小芹以后怎么在人面前抬起头啊,不过,小芹干嘛不反抗呢?」大宝抱着先看看的心态,他也想看看自己的三叔怎么弄小芹。

  「只要三叔不要不太过分就行了。」

  大宝看着三叔的鸡巴在自己的新婚妻子的嘴里进进出出的抽插着,他觉得有点莫名的兴奋,一边聚精会神的看,一边猛打手枪,可是他的心又觉得十分苦涩。大宝矛盾的挣扎着。

  只见三叔痛快地叫唤着,边快速的挺动着鸡巴,而小芹给插的一颠一颠的,胸前两个白花花的大乳摇来晃去,大宝咽了口口水,加快的套弄着。

  「呜呜……嗯嗯……」小芹给插得透不过气了,辛苦地呻吟着,大腿不自觉地朝大宝这边张开了。虽然天色开始发黑,可是小芹那高起的阴阜,粉红色的肉缝清晰的露在大宝眼前。

  「噢……啊……」大宝终于受不了这种刺激,马眼一松,鸡巴剧烈地抽动起来,一股股精液马上就喷出来。

  三叔在小芹嘴里射了,就抱住小芹,一手摸胸,一手抠穴,大有更进一步的意思。

  「三叔,你不要太过分了,总得把那里留给我吧。」大宝一看情形不对,就马上起来,往后走了十几步,故意高声的喊起来。幸亏喊的及时,要不然,三叔就插进去了。

  回到酒楼,两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,大宝觉得心烦,就拿起酒瓶主动找兄弟拼酒去了。

  「姐,你去哪了?我到处找你呢。」小英关心地问。

  「哦,没事,上厕所了。」小芹漫不经心地答道,边拿起酒喝下去。她觉得委屈极了,可又不能向任何一个人倾诉,只能一杯一杯的喝酒,希望能一醉解千愁。

  没多久,夫妻俩都喝了个大醉。

  字节数:21872

  【完】

  谢谢赏读,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,您的顶+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[ 此帖被二级流氓在2016-07-21 10:51重新编辑 ]